[置頂] 新竹中學數位博物館改以部落格型態重新開館

新竹中學數位博物館網站的網址已失效,因此館長決定以部落格型態重新開館,館長會陸續將原網站上的資料重新於部落格中發表。請各位校友與竹中師長學生繼續給予指教。



2013年7月13日

絳帳春風 - 我的校長辛志平先生

竹嶺 17 期 
  
絳帳春風 - 我的校長辛志平先生 
  
王裕仁 
  
  

    辛志平生生是我高中時候的校長。 

    在我的心目中,有聽說過的教育家,如蔡元培、傅斯年等 
先生;至於真正見過的教育家,那就只有辛校長了。 

    以一般人的眼光來看,辛校長不只是個奇人,更是個怪人。 

    我進入省立新竹中學的時候,辛校長已在那兒做了二十五 
年的校長,他的辦學成績有口皆碑,教育當局幾次要調他到臺 
北的明星高中,他始終拒絕。對大多數人來說,一個拒絕「往 
上爬」的人,是很不可思議。 



    他拒絕的還不只是這些,當大專聯考開始區分文、理組招 
生時,辛校長卻堅持不肯把學校的課程分為文理兩組,他的理 
由簡單而有力;因為高中教育是通才基礎教育,無論社會科學 
或自然科學,都是最基本的知識,不容偏廢,幾年後,雖然受 
了教育當局及學生家長的多層壓力而改變初衷,但也可見他辦 
學的原則了。 

    雖然勉強區分了文理組,辛校長仍然堅持他的原則。一般 
學校的理科學生早已把歷史地理置之度外,文科學生對物理化 
學也是虛應故事,在我們學校裡,唸文組的仍要忙著做化學實 
驗,理組的學生照樣為地理不及格而頭痛,甚至高三畢業考時 
,還有人為在聯考中無足輕重的公民而補考呢!凡此種種,都 
可以看出辛校長是為教育而教育,而不是為聯考而教育。 

    不只如此,就連一般認為最微不足道的音樂美術,辛校長 
也毫不放鬆。新竹中學的音樂課程,除了對樂理的嚴格要求, 
還要能視唱、聽譜,甚至放一段世界名曲的主旋律,就要學生 
用原文寫出作者、作品、第幾樂章,對於各種樂器聲的分辨更 
得耳熟能詳。可以想見,在高中以前幾乎未受真正音樂教育的 
我們是何等痛苦,每天就忙著打拍子、聽唱片,每學年近一千 
名學生中,總要有一兩百個學生音樂不及格的,音樂老師輕描 
淡寫的說:「這只是高中生的正常音樂水準而已。」辛校長完 
全支持他。 

    美術老師也不示弱,他的綽號叫「零蛋」。上國畫課,千 
辛萬苦用毛筆畫了幾枝葉子,他走過來,不發一語的用紅筆打 
一個大大的0,「零蛋」之名不脛而走。那時候竟然有高一的 
學生各科八九十分,卻因音樂美術兩科不及格,憤而轉學到臺 
北的。深受其苦的我們,也私下把學校叫做「私立志平藝專」 
以洩心頭之恨。等到上了大學,看見一般同學,連五線譜也不 
會看,連國畫「墨分五色」也不懂時,心裡又得不感謝起辛校 
長來了。 

    辛校長尤其重視體育,我們的體育是選課制,每學期選一 
種運動項目,個個學有專精,班際之間的各種球類比賽,則從 
一開學進行到學期末,從來也沒聽說什麼會影響課業的論調。 
這在今天「升學至上」的學校看來,也的確是匪夷所思了。 

    每年的兩次重頭戲,是陸上和水上運動大會,全校每個人 
至少要參加一個項目,勝負不不計,但一定要參加,藉口沒有 
運動細胞是不行的,因為新竹中學既然得天獨厚,有一座標準 
的游泳池,辛校長就要求我們非在三年之內學會游泳不可,游 
不到五十公尺的,對不起,不給畢業證書。 

    此外,每年舉辦一次越野賽跑,由高一到高三依次是五千 
、六千、七千公尺。三十分鐘內跑不回來的,體育不及格,必 
須補考;再不及格,留級;簡直一點商量餘地都沒有,因此每 
到年末,學校附近的街道上,每天早上總是人馬雜沓,正是莘 
萃學子們「放著好好的書不唸」在練習跑步啦! 

    當然辛校長不只是重視音樂美術體育而已,各科的學業要 
求都極為嚴格,每個年級數學不及格的總在三百人之多,英文 
也兩百多人及敕,記國中第一屆畢業生升入高中那年,也許是 
程度特別差吧,一口氣留級了三分之一的學生,可以說完全是 
「恨鐵不成鋼」的心理。 

    為了把我們鍛鍊成鋼,辛校長還有很特殊的作風;學校的 
每一科目,都有專科教室,數學在數學教室裡上的(有閉路電 
視),英文也有英文教室(有語言學習機),其他各科亦然… 
因此我們上課時,是採取「流動教室制」,像大學裡的選課一 
樣,整天背著書包在校園裡走來走去換教室,雖然辛苦,卻學 
得實在,也更能感受校長的苦心。 

    相對於課業的嚴格要求,學校在生活管理方面卻相當鬆懈 
。每個月才檢查一次頭髮,尺度也不很嚴,若能逃過那次檢查 
,就等於可以多留一個月的頭髮,頂多運氣不好被教官逮到, 
也不過訓誡一番了事,從沒聽說為這種事受處罰或起爭執的。 
制服不能不穿,可是沒有人禁止你把大盤帽弄得彎形,或在制 
服上打兩個彩色補釘;至於腳下的鞋子,則是五色雜陳,只差 
沒有穿拖鞋來上課了。 

    最好的是,那時新竹中學根本沒有圍牆,任何時間都可以 
跑到學校門口小店吃碗冰,午時間,幾家自助餐廳的門庭若市 
更不用說了。學校後面,就是幅員廣大的十八尖山公園,學生 
隨時可以背著書包晃呀晃的,就晃到森林裡面去了。甚至有時 
候天氣太好,任課老師都會主動帶著學生,到公園裡「戶外教 
學」一番。 

    上課也不是不點名,但是辛校長認為這種事不必麻煩老師 
,由班長負責就可以了。班長是大家選出來的,當然懂得「民 
意」的重要,每天記幾個請了假的同學就可以了,至於其他溜 
課的人,多半只有一句話交待:「被逮到自己負責。」尤其要 
慎防在隔鄰兩所女校的校園裡被別人逮到,捉將回來就「兩罪 
俱發」了。 

    辛校長本身到是開通得很,並不反對我們這個和尚學校的 
學生和女生交往,那時我們交筆友都正大光明,信就直接寄到 
學校來,每天早上在訓導處等著領信的人,總是擠成一團,校 
長在一旁瞇瞇的看著,他認為這樣可以磨練文筆。不過他也很 
替我們的前途著想,當告誡我們不要「交」省女中的,因為: 
一、她們的書包大、裙子長,看起來沒什麼吸引力,二、她們 
唸書強,將來考上大學會把你們「用」了。──在今天聽來, 
這更是一段「傳奇」了,然而賞時的情形確實如此。 

    但是新竹中學並沒有因為這樣寬的生活管理而秩序蕩然, 
因為每當新生入學,辛校長就會公布「三大戒律」,凡是作弊 
、打架、偷竊的,無論如何一律退學,他認為這是做學生絕不 
可犯的罪行,因此毫不寬貸,任何人來講情也沒用,就靠著這 
三項鐵則,還是使全校的學生「很像個樣子」。 

    辛校長自己倒不是很有「樣子」的,貌不驚人、衣著簡便 
,每天早晚在校園裡巡視兩週,一邊慢慢走著,一邊不斷彎腰 
去檢地上的果皮紙屑。他從不為任何一處的髒亂而大發雷霆, 
也從不喝令學生去打掃清潔,可是每當我們看到他逐漸龍鍾的 
背景,日復一日的檢拾我們的「無心之過」時,實在不忍心再 
在校園裡製造一點垃圾了;也就是在這褚,我們學會了什麼是 
「身教」。 

    每當黃昏時候,我們踏著輕快的步子放學回家時,總會看 
見辛校長在那間堆滿了作業簿的教室裡,仔細的埋頭批閱。學 
生的作業簿每學期檢查一次,每個人每一科每一本的作業簿上 
,都有辛校親手批閱的筆跡,有時候甚至還有詳盡的評語,那 
時候我們都懷疑他是個從不睡覺的人,當然也只好盡心盡力的 
把作業寫好。 

    辛校長生活簡樸,每天安步當車,來回走一個多小時的路 
上下學,對於公家的東西更是一介不取,有一次總務主任把學 
校一個已報廢的電唱機修好後送到他家,卻被他痛斥了一頓, 
也就難怪他近三十年的教育生涯中,甚至連別人空穴來風的一 
句閒話也沒有。我們那時候因課業逼得緊而常對他生氣,搜盡 
枯腸卻也找不出罵他的話來,只好連連的噴聲:「怪人,真是 
怪人。」 

    我畢業那年,辛校長正要退休,他唯一未完成的心願,就 
是在學校建一座夠水準的開架式圖書館,卻苦於經費不足。於 
是他約集了校友,也召集了全校師生,向我們訴談這個「最後 
的心願」。辛校長為我們做了許多,我們卻從沒有為他做過什 
麼,終於有了這個機會,大家紛紛奉獻出了自己最大的力量, 
學生家長、社會各界也都鼎力相助,不到一年時間,這座規模 
宏大、設備新穎的的圖書館建立起來了,一磚一瓦,一桌一椅 
,都是每個人自動自發捐獻出來的,看著這個教育史上也少有 
的「奇蹟」,辛校長帶著欣慰的笑容,走出了學校大門。 

    即使是退休,他也拒絕了所有贈送給他的紀念品和禮物。 
唯一得到他首肯的,就是學校的樂隊和合唱團聯合為他舉辦的 
一場惜別晚會,大家含著熱淚,為敬愛的校長演唱吹奏出依依 
不捨的情懷,然後由學生代表,送了他一副橋牌─那是他唯一 
的嗜好。 

    除了一副橋牌,辛校長什麼也沒帶的,離開了他一手經營 
的新竹中學,以及師生們深深的懷念。 

    鳳凰花開,驪歌聲起,當學生紛紛來看我為他們的紀念冊 
簽名留念時,我就想起了自己高三那年的六月,當我懷著一顆 
忐忑不安的心走進校長室,支支吾吾的要求辛校長為我題字時 
,沒想到他竟然慈祥的叫我在他身邊坐下,在我的小冊子上寫 
下「為語橋下東流水,出山要庇在山清」,並且親切的為我解 
說這兩句話的涵義。那時候,在我深受感動的心靈裡,就立下 
了將來從事教育工作的志願。 

    如今,我敬愛的校長辛志平先生已經離開人世,他所留下 
的卻更多,他留下優良淳厚的校風,繼續在一所中學裡傳承; 
他留下滿田園綻放的桃李,在社會的每個角落發散光芒;他更 
留下了一位教育家的典範,供後人永遠景仰。 

    至於我這段殘缺不全的記憶,也只能為他高潔的一生,做 
個小小的注腳罷了。 
  
 

編者註: 

  王裕仁,筆名苦苓,本校第26屆校友,民國62年畢業。 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